二中主页校庆专栏 校庆动态 校友风采 情系母校 活动掠影 网上校史 校友录
返回【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千里之行,始于二中
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13日   点击数:

 

千里之行,始于二中

时值深秋,欣闻母校姜堰二中七十周年华诞,桃李遍天下;更喜母校更名为省姜堰二中,这无疑是各界对母校近年工作的积极肯定,堆砌了无数师生的辛苦努力,来之不易。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得知昔日的教学区今已重建回环式教学楼群,看着母校与家乡姜堰的日益繁荣,心中则倍感骄傲与自豪。因为当你们有机会深入到祖国腹地,看到那里许多重点中学的学生在寒冷的冬季依然是靠在教室里生炉子取暖,他们的体育场大多是煤灰渣铺就的破旧跑道,倘能在工整舒适的塑胶足球场上踢个球则成了他们遥不可及的中国梦,所以,二中的学子你们是幸福的!当然,正如北大梅贻琦所言,一所出类拔萃的学校,大楼必不可少,但更需有大师,有大精神,而二中不乏名师,至于精神,每天一进校门看见的“超越”二字便是最中意的诠释了,生而为赢,超越不止!

陈省身教授说他一生当中最好的年华是在南开度过的,所以暮年老矣依然选择回南开办数学研究所继续教书,而对于一所学校的留念,最难忘的是那里的人和事,是沉淀在那里最宝贵的青春年华。时间嘀嘀哒哒的流淌,我的思绪也回到了2004年,那一年姜堰出了件大事,家喻户晓的是姜中高考又出了一个省状元钱亮,那一年我从励才毕业进入二中,后来在反思姜中与二中的选择时才发觉这都无关紧要,外界的学习环境有影响,但不起决定作用,关键还是在于学生个人的努力。难免有人把二中看做是应试教育下重复乏味、饱含辛酸的高考流水线,而在我看来,它却如同一块广种韭菜的田地,学生似韭菜,老师如老农,泥土供养,甘霖滋润,三年中的我们奋力往上长,而高考则是一把锋利的快刀以一本、二本为尺度手起刀落,“走你”!在这个过程中,唯有努力向上生长才能证明自己曾经超越过,而这三年来我的成长离不开班主任朱方同、翟吉稳、吕文昌和王宏明老师的悉心教导,以及多位教授知识和上过课老师的兢兢付出,像在焦宏高老师风趣幽默的地理课上除了学到丰富的天文地理知识外还总能持续一节课都笑的合不拢嘴,会考前李鸿喜老师简短的几次提纲挈领式的课程讲解让我们顺利通过考试的同时还发现原来生物学科也别有洞天,而在化学李庆成、贾小红老师课上总得屏住呼吸、神经紧绷、深怕被点名,更怕答错题,当然这只是笑谈,因老师众多而不占篇幅逐一列举,统表谢意!

其次,记得高二时一次与班主任老师不经意的交谈,他说的“知识决定高度”六个字点醒了迷途中的我,时至今日,本科四年,硕博四年,依然恪守这样的理念不懈奋斗,超越自我,创新高度。我的二中生活浓缩起来不外乎四个字,即勤奋与务实。“没有带血的手指怎弹出千古的绝唱”,因为文科记忆的东西较多,每天差不多早上6点前后便去教室开门早读(那会儿,我许多姜中的同学还在梦境中游离),到晚上11点多才离学校(高三时姜中年级大会上他们分管校长说的那个二中学生便是在下),夜以继日,周而复始,这种高强度超负荷的学习节奏让人感觉时间飞快,每天的86400秒,三年六个学期一千多个日夜还没来得及停顿便悄然逝去了。因为身体不好不喝咖啡,我白天困顿的时候便会自动站着听讲或读书,也正是这种刻苦状态下,到高考前若翻开我历史课本任一页,拧着任一角落使其自然垂下,这页纸基本也就散落下来,因为课本已经翻烂了。二中晚上放学有熄灯制度,但一天的学习任务没有完成,总觉得还没学够,便把桌椅抬到科技楼教室外的走廊上借着昏暗的路灯接着看,也正是这样,学校打更的保安对我印象很深。为了充分利用边角料时间,总爱带上记着单词、公式的小卡片在课间操排队时、国旗下讲话时认真记忆,恰巧上个月克强总理的大学同窗陶景洲先生在南开谈及他的这位同学时主要就讲了两点:一是李克强大学四年只有两天裤子来回穿,所以说“莫欺少年穷”;再一个是他爱拿着小记事簿边走边看而经常撞及路人,所以请不要嘲笑那些现在裤兜里或手上掖着小卡片的人,他们将来或许很有出息,只因为他们曾经奋斗过。曾经有一天学到很晚不知道外面变天下起大雨,因为穿着黑布鞋,为防弄湿索性光着脚丫在磅礴大雨中一路狂奔到停车场,那夜那雨那路灯那空旷的二中校园以及那酣畅之感至今依然记忆犹新,而这或许是我紧张的三年时间中最释然的一次了。

作为一个追求理想的偏执狂,我“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正是二中这种勤奋务实、严谨进取的学风,让我在高考中取得了较好的成绩;这种久经历练、身经百战的学习方法、备考模式沿用至今,且受益匪浅;这种惜时如金的生活态度一直持续到今天,行走在校园里我依旧步履匆匆,在食堂吃完饭送完盘子,口中尚有没咀嚼完的米粒;这种顽强拼搏、止于至善的超越精神,让我在所研究的专业方向上开拓进取,不断取得优异的成绩,亦无愧于母校二中的栽培,“传家无他法,非耕即读;裕后有良图,惟俭与勤。”扬州个园里的这副楹联即道出了自古以来耕读的真谛。在此,值得一提的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为了节省我的时间,保证饮食营养,母亲不分寒暑、风雨无阻的每天两趟为我送饭,毕竟从罗塘路到二中骑行还是较远的。当然,她也只是二中无数平凡母亲的一个缩影,或许多年以后的你们也会像今天的我一样对母亲饱含感激之情,坚信自己有一个伟大而坚强的母亲,并为了母亲的微笑而奋斗不息!

再次,高中三年前两年的教室是在当时新建的科技楼二楼,高三那一年是在数学办公室对面的那间教室,我有个习惯:桌面从不放书(一般人很难想象)!所有的课本教辅都按顺序编号整齐的置于抽屉的不同位置随用即取,方便快捷;各科试卷按时间序列粘贴装订,用粘钩、夹子挂在抽屉边、板凳旁;到了高三试卷实在太多便自带钉子、铁锤钉在椅子上,想必坐在这样的椅子上不认真学习都难,虽然这些破坏公物的做法不可取,但一切都只为方便高效学习,毕竟在学校没有人会瞧不起或是责怪想学习的上进学生。时而怀念二中老式的双人课桌、板凳,它虽然笨重狭窄,但它会赐予你一个很好的同桌、学习伙伴,乃至人生挚友,南大法学硕士张杨、东大经管硕士于健勇、区法院的姚志强等同学都曾是我的高中同桌,唯独与老张同桌时间最长,关系最密,他亦在我学习生活和人生抉择关口给予重要帮助,在此表以谢意。记得高二期末考试前夕的一次大扫除,我和老张负责运垃圾桶,路过高三教学楼也即是我们即将搬入的新教室时,我问老张说要不先上去瞅瞅,正好那天是高三出高考成绩填志愿,遇见在文科王国顺老师的强化班上,考得好的学生在办公室欣喜若狂,考得不好的学生和年迈的父亲僵死的躺在教室板凳上满脸愁容、唉声叹气,那次鲜明的画面对比给老张和我很大的冲激,也让我们在后来的学习生涯中更为刻苦。

当然,如若翻检高中学习经验教训的话,不外乎:第一,健康的身体是学习的本钱,高中体育课上自由活动的时间,我总会偷偷的跑回教室看书做题,后来事实证明这是不可取的,“待到六月江水急,千帆竞折我独行”,但我却在高考后两天突然发热至39度,虽然冲破绝望强忍着考完最后一门,但终有遗憾。即是将来走上工作岗位的你们如果没有一个坚强的体魄也难以能够应对高强度的工作,所以才有清华学生体育考试3000米,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做法。第二,“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在高二的一次月考前,我担心准备不足踌躇再三,异想天开的走去办公室问班主任能不能先不考,被当场严词拒绝,原本一向宽容的班主任是如此的决绝,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应付的考了一下,结果还是排在班级前十,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其实这只是不自信罢了。第三,高中的学习切莫偏科,我偏爱文史哲,而对英语和数学的重视度不够,却也间接导致了现在数学基础的薄弱让学术上的我在发表实证研究的论文方面略显不足,而应试下的哑巴英语又让我与出国交流、深造的机会失之交臂,所以总开玩笑说现在流的泪和汗都是高中课上脑子里进的水。“你所厌恶的现在是将来的你回不去的曾经,你荒废的今日正是昨日殒身之人祈求的明日!”

最后,毛泽东的导师杨昌济先生曾言语“所见大则所志大,所志大则所学大,所思大,所为大,斯为大人矣,反之。”离开家乡后,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当懵懂的你背上行囊来到大学才发现五湖四海的同学中有人上的是国务院机关幼儿园,在起跑线上就高端大气上档次;在图书馆里有无数若干自己想看的书,琳琅满目的书多的既便是在书架间徘徊,也得走上老半天,书库关门时总不舍离去;在这里,你可以听到政协张连珍主席与你分享读易经的体会,会发现坐在你旁边那个其貌不扬的老人是在光明日报写《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胡福明;你会发现,某天走在路上的一处景点或是建筑,而这曾经是历史课本上出现的事件导火索所在地,或是名人故居;你会发现理发店里排队在你前面的一个秃顶老人是个院士,会看到路边捡易拉罐的一个长须老者另一只手上紧握着一本类似于量子力学的神书;名校的大师很多,邓正来、钱乘旦、茅于轼、李剑阁等学术顶尖一两个小时所讲的东西甚至会颠覆我原来学过的所有,你经常会遇到原先只能在电视上、报纸上看见的各种牛逼人物,其实他们也很朴实平凡、平易近人,并能与他们成为很好的朋友;当然,如果你真心是个吃货,像在部分学校,清华紫荆食堂有一块五毛钱的红烧肉,南大的烤鸭四块钱一盆……这个时候你才发现外面的真是丰富多彩,而决定权便在现在你们自己手中,虽不能改变太阳升起的时间,但可以决定早上几点起来读书,不能改变纷繁的世界,但严于律己总不算难,而且任何时候幡然悔悟也都不为晚。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一般毕业生与二中的故事自高考后便戛然而止了,我却不然,每当高考临近总会发乎内心的给带毕业班曾经的班主任拨个电话,预祝今年再创佳绩。所以,你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亦牵动我们这些过来人的心。零星的几次假期总会抽空回去看看曾经的老师,过去的教室和教室中正学习着的晚生,好想一觉醒来,对曾经的同桌说:“我只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还是在高中的课堂上……”但人生总有意外,或者叫想不到,想不到这,想不到那,想不到昔日的同窗,亦有机会三两人聚在南京大学北大楼的草坪上把酒言欢至深夜;想不到我现在每天会在小学课本中出现的图书馆里学习到很晚,并作为一个讲故事的人,回忆着二中的峥嵘岁月,坐在这里写下了上面的话,是以为记。

“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始于二中,行之千里,行其连续,行其永远,亦行其继往开来的“超越”之大精神!

                                                 04届高三21班  高玉川

                                                 二零一三年秋,于南开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