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主页校庆专栏 校庆动态 校友风采 情系母校 活动掠影 网上校史 校友录
返回【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未曾雕刻的时光——96-99二中三年
作者:宋慧明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23日   点击数:

 

 
 
晚上本来在机房打论文的,无意中google到了二中的主页。不由得翻了翻,多少往事,拥上心头。
 
我进二中的时候还是1996年夏天,如今整整十年。如今就是二中高三的学生,当时还不过是小学生而以。当年我们也还都是孩子,而今我的同班同学都有结婚的了。岁月催人,光阴似箭。99年的夏天,我们离开了二中。
 
那个时候二中还仅仅限于河西那一块,河东的房子我记得唯一的一栋就是老师的宿舍,印象中陈余根老师曾经住在那儿,之所以记得是因为有一次我到他家吃过饭。那个时候二中刚刚评上省重点高中,到处弥漫着一股向上的风气。我很幸运,我来到了二中,遇到了那些兢兢业业的老师。
 
 
如果让我总结二中的风气,我喜欢用石志群老师的两个字来描述“死楸”,或者说吧,就是高强度的训练。印象中那个时候二中有一套资料,叫做《精编》,是浙江出版的。我记得的是我曾经把那套书的几乎所有题目都作过,不论标记A,B or C。甚至曾经有同学把我的答案借取参考,那个时候,觉得学习好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插一点趣事吧。96年入学,我在高一(5)班,陈余根老师是班主任。军训的时候,我们班作的不太好,被教官批评了一下。男生反正无所谓,照样嘻嘻哈哈的。可是,休息的时候,却有个女生跑过来说我们不争气,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我们一下子都惶然无措,后来教官就让那个女生做我们班长,再后来开学的时候陈老师就正式任命她为我们班长。那个女生叫赵秀华。
 
那个时候,我喜欢我们班的一个女生。我用喜欢这个词是因为我觉得那个时候我们的感情是纯洁的。很多人认为这样不好,可是我的经历告诉我,并不完全是这么一回事。为了能够获取她的注意,我上课认真听讲,下课好好学习。记得的是,陈老师布置作业都是书后和《精编》的题目,有些很难,大家不会做。为了能够让她看到我的作业,我每次都逼着自己认真做好,然后可以当范本在班上流传,可以让我心仪的女孩子能看到我的作业。尽管好像她没有看到过,但是我的功力却是锻炼到了。几乎没有什么题目能够难倒我,这也为我在二中三年的优秀学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而今我们都已经各奔东西,那个女孩子也快要结婚了,我……,却依然思念。
 
所以,一个人有什么想法倒是无关紧要的,关键是这个想法能够让他奋发向上。
 
 
高二的时候,尽管按照通俗的说法,我分得班不是很好。可是,我还是觉得,我应该感谢那些老师们。李晓秋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后来她生病了,申兴才老师代理班主任。那个时候我们很调皮,申老师也很宽松,或者很民主吧,所以我们常常吵吵闹闹的。还记得当时的物理老师刘德仁老师,年纪很大了,但是上课一丝不苟,板书及其认真。刘老师应该退休了吧。
 
高二应该是我在二中过的比较消沉的一段时间。老是被李老师批评,后来逼气自请辞职,把班长什么的都辞了。记得当时李老师跟我说:学生干部能够锻炼你的能力,好好干吧。可是,年少气盛的我还是辞了。如今才发现老师说的都是对的。
 
 
高三是一个紧张的日子,考试不断,学习气氛也很压抑。尽管我知道我上大学没有问题,可是要上一个好大学,还是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的。王俊鹏老师也许对如今的二中学生来说,显得有些陌生,可是那个时候,他教的物理确实非常出名。常常在上课前会花费不少时间讲一些道理,可是从来没有耽误过他的教学。石志群老师当时叫我们数学。我一直喜欢石老师的性格,分明,不作假。石老师教学在二中是非常非常好的了,什么题目拿去问他都能哗啦啦的解决掉。当时我们都奉若天神,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99年的时候,二中有一个保送东南大学的名额。当时大家都踌躇满志,希望通过高考来证实自己的成绩。好像大家都对这个保送不很关心。董建老师曾经找过我,说把这个名额给我。可是,当时我却认为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子会参加高考,我要和她一起高考。所以我拒绝了这个机会,最后是高三(8)的胡大星去了。可是好像听说他身体不好,还晚入学了一年。
 
有时候真的造化弄人。我因为想和我喜欢的女孩子一起高考拒绝了保送,可是她却选择了保送,后来她去了南京的一所高校。因为这个,我最后冲刺阶段整天魂不守舍,高考当然也没有发挥好。
 
99年的夏天是收获的季节。尽管对自己很不满意,很是怅怅然,拿到西安交大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还是有些兴奋。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终于有成果了。
 
我对那个女孩子的感情也仅仅到此。2000年年底我路过南京到河海大学的时候,同学招待我到食堂吃饭,无意之中,我发现她和一个男孩子正一起在吃火锅。从此以后,只剩下思念……她马上就要结婚了,祝福一下……
 
 
对二中有太多的事情想说,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昏昏欲睡,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还想说什么。
 
在我心中,二中永远属于96级那一届学生的。他们在二中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也为二中的发展画上了浓浓的一笔。那一年,我的同学当中,有考上清华如今已经读到博士的,有上科大后来到新加坡留学的,有上南大的,有浙大的,有西交大,哈工大,东南大学,南航…… 还有后来考研上了复旦,人大的。他们用自己的努力证明了“今天我以二中为荣,明天二中以我为荣”这看似教条的话。他们用自己的努力证明他们没有给二中丢脸,也希望未来的二中人能够不仅仅享受的是更加宽敞明亮的教室,还应该给更后来的二中人留下值得骄傲的榜样。
 
离开二中这么多年,我几乎没有给我的老师写过信。鲁迅在《藤野先生》一文中说,回国后他就没有给藤野先生写过信,因为很害怕老师知道自己没有什么成就。我跟鲁迅没法比,但却也是一样的害怕,怕老师询问自己做的怎样。刚才看到董建,陈余根,石志群几个老师围坐在一起开会的照片,老师依旧,学生却已经长大了。
 
还请诸位老师原谅我这么多年来的沉默。不管怎么样,我会尽自己的努力为二中争光彩,也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如果哪位同学或者老师偶然看到本文,请代我向这些老师问好,他们是:
 
高一:陈余根,俞阳明(曹建国),邓杰,陈宏,唐杰(葛恒荣)。
 
高二:徐荣高,申兴才,李晓秋(张惠,王??,竟然忘记老师名字了,该打),刘德仁,周军
 
高三:王俊鹏,赵靖,石志群,王老师(同上),许成玉
 
括号中的是中途换过老师。
 
有些老师可能已经不在二中了,祝福他们。
 
祝二中明天更加美好!